668彩票
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八面来风 > 正文

回乡路上

2018-06-14 17:19:50 来源:鹤庆县作者:羊瑞林 阅读:

在鹤庆县城里住久了,我想金沙江边的家乡朵美了。

尽管回到朵美没家了,也要客居,但我还是想它。特别是在渡口开渡船的老杨,我很想他;还有老杨居住的江边温馨小屋,我也很想它。我也很想念老杨驾驶的那只钢铁造的大渡船,我曾乘坐它在金沙江上来来往往不知多少个来回。尽管现在是金沙江边最热最热的季节,我还是要回朵美去。

五月二十六日一早,我在小区门口搭了张电三轮,请师傅把我拉往到松桂的乘车处。坐上了一辆一个年轻女师傅开的面包车。等了一下,人满了,我们就向松桂出发。到了松桂,我请师傅再送我一段路,把我送到大丽路到朵美的路口。然后我就在路口等待到朵美的车。

这天是松桂街天,到松桂赶街的车辆很多。我在路口等了好一会儿,都没有拦到下朵美的车。这时太阳钻出了云层,把它火辣辣的阳光照到大地上。路口很热,我就上行了一小段,来到鱼塘上路边的柳树荫里。

不一会儿,上来了一张摩托,那骑车的人不住的把我张望,把车停住了。他问我:“羊老师,你要到哪里去?”我说:“回朵美。”他说:“和我坐下去把。”

他大概四十来岁,面孔有些黑,很面善的。我对他说:“我把你名字忘了,你叫······”他说:“我叫李金海,看牛田的。我家就住在热水塘上面。”哦,想起来了。在他们上面的达甸村教书时,回家回校,常从他们村经过。在寨子坡教书时,我在小河的东北,他家在小河的西南。有时到南边办事,还经过他们门前,去做客什么的还一块吃饭的。只是记不住他们的名字。他们记我倒好记,可我就记不住他们了,除非经常接触的。

他把我的包勒在摩托的后架上,我坐他后面,我们就出发了。我知道他们的驾驶技术很好的,在那些弯弯曲曲的山路上磨练出来了。但在转弯和会车时,我还是要提醒他慢一点,因为毕竟是两个人,安全第一。上南庄坡,过栗木箐村,下河底坡,到河底箐。路好走多了,我建议可以快一点儿。过了龙潭箐,爬了一段坡,就来到了刘家庄的后面,就开始下坡了。

到了汝恩兄弟的小卖部边,我对金海说:“我俩休息下,买瓶水喝,口干了。”这时刚好有张拉着牛的车停在那里,原来是新庄(朵美北面的村子)的三个年轻的老乡到松桂买牛回来,也在这里休息。我想,和他们坐下去朵美,金海就不用送我去了。我把意思和他们说了,他们说:“,可以,和我们坐下去得了。”我对金海说:“那我就和他们坐下去了,多谢你带了我这么远的路。”

新庄老乡的车驾驶室有两排座位,我和另一位老乡坐在驾驶员后面。车开动了,我对金海挥挥手,大声说:“再见了!”我见金海也对我挥了挥手。

一路下坡,经福田村,过下村,过蒲塘村和北干箐村。我们边走边说,不知不觉就到了我原先教书的寨子坡村,我在这个村里工作了十七年多的时间。

我从车窗往外望去,见小学校边的树下有两个人在坐着乘凉。还没看清是谁,车子一闪而过了。想到我从这一走,学校人走室空。想到村里的孩子要被送到下面四公里外的朵美幼儿园学习,父母要骑着摩托早送晚接。而且雨季来临了,水泥路面雨天很湿滑的······。想到这些,我默默无语。

车到董家箐,老杨打来电话,问到哪里了?我说再十分钟就到你旁边了。老杨说,我在渡口等你。下完坡,我们开始进入朵美。穿过街子,来到渡口旁,师傅停了车,让我下车。我说交点车费,师傅笑着说:“年轻人交是要的,老倌交的我们不要。”我也直道,谢过师傅,下了车,来到渡口,老杨果然已在那里等我了。

下一篇 »
最后一页
微信